中国金融新闻网,金融行业的财经类权威网站!

中国金融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要闻 >

在线培训品牌学霸1对1被疑欠款跑路 创始人回应:呵呵

来源: 界面 作者: root 发布时间:2018-10-11

  在线培训品牌“学霸1对1”被疑欠款跑路 创始人回应媒体:呵呵

  学霸1对1拖欠家长、员工费用可能超过2000万元,尚未提出解决方案。

  戴梦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9月底,在线培训公司“学霸1对1”(曾用名:学霸来了)突然停止运营,老师们要求支付拖欠的工资,家长上门讨要剩下的学费,却没有人能够联系上公司创始人曲斐煊。

  “最懂00后的95后”,这是曲斐煊曾经的一句宣传语,也是学霸1对1的宣传重点。学霸1对1创办于2015年,隶属于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在线1对1辅导平台,学霸1对1承诺提供一流名校的学生作为老师,为K12阶段的学生辅导学科知识。

  然而今年3月,学霸1对1的兼职老师田华(化名)发现,不少老师已经接不到课了。田华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说:“学霸1对1每三个月会把老师们拉到一个接课群里,比如‘1至3月接课群’,3月以后群会解散,到4月再建新的群。但后来新的群里,很多老师没有加进去,公司也不给解释,这些没进群的老师就走了。”

  这些还在上课的老师发现,学霸1对1的情况愈发不妙,从今年7月开始拖欠教师工资。田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被拖欠了8月、9月的工资共计11870元。

  除了教师,学霸1对1的销售也遭到工资拖欠。闻提(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规定每月10日发销售底薪,25日发提成,但是今年8月10日应该发的底薪被拖欠到9月20日,至今他也没有拿到提成。

  员工们开始猜测,公司运营不善,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公开信息显示,学霸1对1公完成过两轮融资,最后一次公布融资是2016年12月的A轮数千万元。“今年8月份那时候大家就觉得可能公司出问题了,但是没有往倒闭的方面去想,只觉得稍微周转一下资金就可以。”闻提对界面新闻记者说。直到9月28日,一名公司高管透露,学霸1对1在国庆前工资无法下发,公司可能会和乂学教育公司合作。

  闻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从公司出现问题,他就没有再见过曲斐宣,最后一次联系是某高层转发的一份语音文件。在这份语音文件里,曲斐宣表示学霸1对1会和乂学教育公司合作,承诺最晚10月3号会给答复。

  然而,10月3日员工们并没有见到曲斐宣,直到10月8日员工办理离职、家长上门讨要学费,曲斐宣依然没有露面。闻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愤怒的员工和家长报警之后,他从警方听说公司一位合伙人很可能已经出逃国外。

  在这场变故中,支付数万元学费的家长是最愤怒的受害者。根据一个家长维权群的一份不完全统计,群内家长被拖欠的学费已经突破百万元。据《新闻晨报》报道,学霸1对1所欠金额超过2000万元。

  教育分期贷款,也成为欠费难以退还的关键。多名家长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购买课程时,学霸1对1的销售强烈推荐家长使用“海米管家”与“富盛分云”两个分期贷款产品,办理学费的分期贷款。然而,学霸1对1停止运营、失联之后,家长们无法要求办理退费,却为了不影响征信而被迫继续还贷。张英豪向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自己的贷款记录。今年1月21日,张英豪在海米管家办理教育分期贷款20944元,分12期,他还需要归还四期贷款。

  面对家长的担忧,10月4日,海米管家、盛富分云向学霸1对1的家长发短信通知,表示已主动暂停代扣款,信用记录不受影响。

  实际上,在今年7月,学霸1对1已经在故意拖延家长的退款要求。家长雷琴向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合同,根据第四条“特别约定”,学生可以中途随时退款,并缴纳1000元管理费。如果通过贷款等方式付费,学霸1对1将扣除管理费和上过的课时费,剩余款项退给金融机构,退款将在15日内到账。

  然而,雷琴在7月要求退课后,学霸1对1的班主任告诉她暑假以后再退。暑假之后,这名班主任突然消失,接手的另一名学霸1对1员工回应不能退费。雷琴对界面新闻记者说:“这个人态度非常不好,说她没有责任办理退费,又说9月份公司严控退费,再等几天,结果后来就没有人了。”

  雷琴要求退款的主要原因是学霸1对1授课质量较差,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老师上课的课件都是自己制作的,和其他机构相比课程不丰富,不适合小孩子。对此,田华无奈地说:“学霸1对1做的课件,质量不高,内容落后、风格不好看,我们用不习惯,所以都是自己再做。”

  2016年3月,曲斐煊发表文章《曲斐煊:针对00后市场,“学霸来了”要做最懂他们的线上教育平台》,表示公司聚集了清华、北大、复旦等一线名校的学霸。然而,田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招聘兼职老师的要求是985、211学校在读或毕业生,并且对教师只有上岗培训,没有教学培训。

  质量难以保证的兼职教师是学霸1对1重要的师资来源,但在公司停止运营后,他们遇到了维权难题。田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兼职教师已经申请劳动仲裁,但是没有受理。他提到兼职教师签订的是劳务合同,而非劳动合同,表示自己不清楚劳动仲裁未受理的原因。

  失联两周后,曲斐煊在昨日通过自媒体“铅笔道”发声,回应称自己也是受害者,目前身在派出所,为了不引起公众事件所以没有发声,并准备向部分报道媒体发律师函。对于目前学霸一对一所欠的高额学费及工资,曲斐煊并没有提出解决方案。而面对包括携款跑路、欠下巨额个人债务以及有关公司收购相关的流言,她只对铅笔道回复称“呵呵”。

责任编辑:李思阳

    责任编辑:中国金融新闻网

    金融要闻

    加速全国布局 亿达中国力推“跨越2017”战

    银行业界

    资讯排行

    首页 - 金融要闻 - 银行业界 - 地方金融 - 经济评论 - 证券基金 - 保险行业 - 百家点评 - 科技金融 - 互联网+ - 专题
    中国金融新闻网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并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by2016 中国金融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豫ICP备13012161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