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闻网--金融行业的财经类权威网站!

中国金融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要闻 >

应收账款重压 建筑装饰行业资金之困如何纾解?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孟晶 发布时间:2021-04-29

  每经记者 刘玲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近日,深圳建筑装饰上市公司瑞和股份(002620,SZ)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预计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7.64亿元,同比下滑1.42%;归母净利润1.48亿元,同比下滑5.15%。

  在发布2020年业绩快报的前一个月,瑞和股份披露了一份《关于2020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称将对2020年初至年末的应收款项计提9808.56万元的资产减值准备,而这一金额相当于2019年归母净利润的60%。

  “实际上,大部分建筑装饰企业的应收账款非常大,现金流不是很好看,这成为了制约我们建筑装饰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中装建设(002822,SZ)总经理庄展诺日前在某论坛上表示。一直以来,行业分散、供应链复杂、应收应付账款高企等都是建筑装饰行业的“痼疾”。

  对于应收账款高企、现金流紧张等问题,建筑装饰企业和有关部门也一直在寻找方法缓解。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发文件,要求规范工程价款结算,减少工程款拖欠……企业也增加业务账款管理部门,加大催收力度。不过,似乎都无法纾解建筑行业的资金之困。

  那么,有没有新的路径可以探索呢?

数据来源:中国建筑装饰协会

  应收账款的重压

  “每年的12月份到春节前,都是建筑装饰企业老板和管理层为公司现金流挠头的时候。”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上述建筑行业人士介绍称,由于装饰行业的特性,建筑装饰企业一季度收付款集中。施工企业有春节前集中进行工程款支付的传统,需要支付材料款、班组劳务费等费用;收款方面,除在建项目的进度款外,审计结算回款、到期质保金等都要在春节前收回。

  因此,建筑装饰企业付款给供应商后,若应收账款能够及时收回,便能维持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的正常流转,反之便会给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带来极大的压力。

  不过,应收账款一直是建筑装饰行业的“老大难”问题,企业大都存在应收账款余额较高的问题,并且随着业务不断扩大,应收账款的金额也不断增大。

  以瑞和股份为例。2017年-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0.06亿元、36.14亿元和38.1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48亿元和1.56亿元。而期末应收账款原值分别为18.87亿元、22.69亿元和31.63亿元,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逐年增加。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年报

  2017年-2019年间瑞和股份都对应收账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各期分别计提3.17亿元、4.03亿元和5.21亿元。如今,在披露2020年年报之前,瑞和股份再次披露了关于《2020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对2020年初至年末的应收款项计提9808.56万元的资产减值准备,而这一金额相当于2019年归母净利润的60%。

  实际上,行业分散、供应链复杂、应收应付账款高企等一直都是建筑装饰行业的“痼疾”。“大部分建筑装饰企业的应收账款非常大,现金流不是很好看,这成为了制约我们建筑装饰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庄展诺说。

  的确如此,应收账款高企普遍存在于现在的建筑装饰企业中。以目前市值最高的建筑装饰行业上市公司金螳螂(002081,SZ)为例,其2017年、2018年、2019年期末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93.75亿元、233.5亿元和281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2.28%、93.07%和91.13%。

  “拖欠工程款”难题难解

  近年来,伴随着我国城镇化步伐加快,房地产、建筑业持续增长,建筑装饰行业亦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

  根据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发布的数据,我国建筑装饰行业总产值由2010年的2.1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4.2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9.12%。2019年,建筑装饰行业总产值约为4.6万亿元。

  在深圳市装饰行业协会数字化分会秘书长刘宏洲看来,国内建筑装饰行业2019年采购总量约2.4万亿元,而供应链体系庞杂,触达客户难、供货账期长、结算回款难一直是行业供应链的痛点。

  对于应收账款高的原因,许多上市公司都曾解释称,建筑装饰行业普遍具有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偏高的特点,这主要与装修装饰工程施工业务的“前期垫付、分期结算、分期收款”运营模式相关。再加上对房地产的宏观调控使一些房地产企业资金链出现了紧张,对施工方付款速度下降。

  中装建设董秘于桂添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包括中装建设在内,建筑行业中的公司受制于“大甲方”的付款周期,因此大部分公司都存在回款难、应收账款高的困扰。据中装建设2020年半年报,其营业收入为19.91亿元,期末应收账款达到22.71亿元。

  “虽然签了工程合同,但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很多人为因素会造成回款拖延。”于桂添举例称,“比如说工程进度款,原本这个月工程完成,下个月就能拿到回款,但是‘大甲方’有可能以财务审核等为由拖延付款,导致上游企业的应收账款延长3-6个月。”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年报

  于桂添还提到,工程款之后还有竣工款、结算款等款项,甲方担心付款后若装修存在问题,供应商就不维修了,所以这两部分的账期就更长了。

  不仅如此,建筑装饰企业需要采购石材、水泥、木材、灯具等装修材料,因为上游供应商大都属于中小型企业,账期较短,因此装修企业预付账款也很高。预付账款高,应收账款回收难,双重压力下装修企业现金流日益紧张。

  一直以来,建筑装饰行业都是“大行业,小企业”的格局。作为重资产运营的建筑装饰企业,随着行业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势力薄弱的企业便逐渐被淘汰。

  根据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发布的《中国建筑装饰蓝皮书》统计,我国建筑装饰行业的企业数量,从2011年的14.5万家减少到2018年的12.5万家,7年共有2万家企业退出了市场,初步估计2019年建筑装饰企业数量减少至12.2万家。

  加大催收力度收效并不明显

  “建筑装饰行业每年的产值接近5万亿元,这个规模接近国民十大支柱产业,不可小觑。但是如此大的行业,却没有特别大的企业,前百强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仅接近10%。这意味着目前行业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庄展诺表示。

  庄展诺所说的目前行业存在的问题便是供应链管理复杂、应收应付账款高企、现金流紧张等。实际上,对于建筑装饰企业回款难的问题,政府方面近年来也不断出台政策,限制拖欠工程款的行为。

  去年2月26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就曾下发相关文件,再次明确要求:规范工程价款结算,政府和国有投资工程不得以审计机关的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依据,建设单位不得以未完成决算审计为由,拒绝或拖延办理工程结算和工程款支付。

  除了政策层面帮助建筑装饰企业回款外,于桂添表示,从2018年开始,中装建设进行了组织架构的调整。组织改革之后,中装建设增加了专门的业务账款管理部门,加大了催收力度,项目经理和业务人员的绩效会与应收账款回款的情况挂钩。

  “以前业务人员是以签合同为考核指标,工程人员以完成工程项目为考核指标,但现在会增加回款作为另一个考核指标。”于桂添说。

  对于解决应收账款问题,很多建筑装饰企业在公告中都提到,公司将强化风险控制,增加危机意识,加大应收账款的催收力度,抓紧结算回收资金。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财务状况,实现公司良性发展。

  不过,加大应收账款的催款力度似乎无法从根源上解决拖欠工程款的现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各大建筑装饰企业几乎都“官司缠身”,很大一部分诉讼都是关于买卖合同纠纷和装饰装修合同纠纷。

数据来源:中国建筑装饰协会

  区块链能否解资金之困?

  实际上,建筑装饰行业的资金困局存在于整个上下游产业链中。

  首先是产业链上游的供应商。在“大行业、小企业”的背景之下,建筑行业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往往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于桂添向记者表示,“中小型供应商财务管理并不规范,银行贷款利息低,但不放心借钱给它们,因此这些公司融资无门或者只能找利息较高的民间借贷或者小额贷款公司。”

  其次是包括中装建设在内,建筑行业中的公司受制于客户的付款周期,大部分公司都存在回款难、应收账款高的困扰。刘宏洲表示,国内建筑装饰行业供应链体系庞杂,触达客户难、供货账期长、结算回款难是行业供应链的痛点,因此供应链数字化变革是趋势也是必然。

  资料显示,2019年下半年,中装建设设立子公司深圳市中装智链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装智链),开始搭建中装智链平台。2020年1月,中装建设还邀请前腾讯网技术总监、腾讯网助理总经理汪成加盟,担任中装建设CTO和中装智链总经理。在汪成的加盟下,2020年3月中装智链平台正式上线。

  汪成表示,中装智链平台可以为核心企业上游多层级供应商提供应收账款的签发、承兑、保兑、支付、转让、质押、兑付等“一站式”功能,使核心企业信用沿着可信的贸易链路传递。在流转过程中,核心企业的背书效用不变。整个凭证的拆分、流转过程在平台上可存证可追溯,也可以解决供应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对此,于桂添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我向供应商采购了150万的货物,原本我需要给钱,但现在我只需要给一张智付单到供应商。供应商拿到这支付单之后,可以选择在系统上把它拆分。比如说选择取100万去系统对应银行的贷款产品里面做贷款,只需要在系统里面操作,就可以把贷款的手续办完。”

  于桂添提到,对于供应链上游的中小企业来说,资金使用的时间并不长,可能只需要两三个月或者是半年。但是,去银行贷款100万的话,它需要抵押品、银行流水等,需要进行很复杂的审批流程,还不允许提前还款。

  因此,在于桂添看来,中装智链上的供应商解决了融资问题,实际上是明显解决了中装建设的应付账款问题,给了公司更长的账期。最终反映到财务上的表现,一方面是财务费用会降低,同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会提高。

  实际上中装智链平台并不是国内首个供应链区块链平台,目前国内比较成熟的是中企云链。中企云链、中装智链这一类平台属于自成一体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服务平台。平台发展模式上,核心企业和合作金融机构是核心要素,培养上游供应商的使用习惯,从而打造整个平台生态也是平台做大的必要条件。

  据了解,中企云链模式为 “N家银行+N家核心企业+N家上下游企业”的全线上“N+N+N”平台模式。中企云链官网资料,中企云链平台已注册企业用户已超8万家,实现“云信”确权近2700亿元,为中小企业实现保理融资超1600亿元,累计交易超8000亿元。

  而中装智链目前还在初步发展阶段,今年2月刚实现银行系统互通。据汪成透露,目前中装智链有1000多个供应商上链,核心企业则是中装建设。“今年中装智链的目标交易金额是40亿元,目前是累计实现1亿元左右,所以完成目标还是有点压力的。”

  汪成表示,第二块就是外部拓展,中装智链也想与一些金融机构合作,以及同行建筑装饰企业一起合作。“其实压力更大的会在外部拓展这里,因为还是一个开拓的阶段。毕竟是我们自己开发出来的一个平台,找同行去推广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挑战。”

    责任编辑:中国金融新闻网

    金融要闻

    央企混改按下“快进键” 上市公司已经成为

    银行业界

    资讯排行

    首页 - 金融要闻 - 银行业界 - 地方金融 - 经济评论 - 证券基金 - 保险行业 - 百家点评 - 专题 - 科技金融 - 互联网+
    金融新闻网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并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by2021 金融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鲁ICP备13022161号

    返回顶部